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 > 利来w66com >

年入百万的网红吃播吃完鲨鱼又去摘雪莲了!

2022-09-01 20:20 点击:

  没有名气就没有邀约,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或许这才是吃播小博主们剑走偏锋不断以猎奇食材、重口味食材为主题拍摄视频,借此刺激观众感官、挑战人类极限快速获取流量的原因。

  当你还觉得油炸蚕蛹、潮汕生腌、北京豆汁儿、闽南土笋冻这种地域特色算黑暗料理时,已经有人越吃越猎奇。

  身材娇小,面容姣好的“提子”,经常穿着JK裙在视频里吃一些看着与她身高相等、或者猎奇又狰狞的食物。

  他们背后是流量生意,但一不小心触犯了法律的红线,可能遭遇的就是牢狱之灾。

  上个月,网红美食博主“提子”在自己的账号里发布了一条吃鲨鱼的视频。视频里,“提子”将与她等高的鲨鱼带回家一分为二,一半水煮、一半烧烤。从白天到夜晚,忙碌了一天的她最后邀请邻居一起享用这猎奇食材。

  尽管视频全程都在左上角标注“人工养殖可食用”七个大字,但依旧有专业的网友发现视频中的鲨鱼疑似国际濒危野生动物噬人鲨,全球仅存3000只,且无法人工养殖。

  8月1日,经相关部门鉴定,视频中的鲨鱼确实是噬人鲨,这位网红也将面临相应处罚。

  在她过往发布的视频中,除了已经被证实是濒危动物的“大白鲨”,她还吃过200斤的鸵鸟、60斤娃娃鱼、30斤的大土龙、20斤的魔鬼鱼、50斤的大鳄龟等并不常见的生物。

  8月初,一位名为“西伯利亚狼”的主播发布了一条在海拔5000米的青藏高原采摘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雪莲花的视频。

  视频发布当日,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官方微博在其视频下评论:感谢对青海的关心与支持,已将本条信息转发给相关部门处理。

  早些年的吃播还没这么“刑”时,想出圈只能靠吃的多。比如初代吃播网红,来自日本的大胃王吃播博主木下佑香。

  在木下的视频里,吃的大、吃的多是她的出圈秘籍。5人份的寿司、堆成山的炸鸡、20个溏心蛋盖饭......虽然吃的大多都是日式美食,但木下以量取胜。

  木下的惊人食量甚至引来节目组专门为她制作一期节目,邀请医生观察并解密木下为什么能吃还不胖。

  医生在一系列检查过后得出结论:木下的胃本就比常人更大,消化能力也比常人更好。

  于是看帅哥美女做大胃王吃播也成为很多人“云享美食”的最佳途径,秉着“看过等于吃过”的心态,一时之间有很多人凭借大胃王吃播迅速成为网红,名利双收。

  相信你一定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过来自各地的朴实同胞们在一声声“老铁双击加关注”“老铁点个小红心”后囫囵吞下魔鬼辣椒、红油、鲱鱼罐头、爆辣火鸡面等重油重辣重口味食材。

  如果重口味不够吸引眼球,他们的吃播视频还会像叠buff一样层层加码。在挑战极限这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788块半个蜜瓜、3456块一份手擀面、1000块一个芒果......美食博主大LOGO则是通过天价消费吸粉2000w,从一众吃播网红中脱颖而出。

  在本就可以快速实现变现的短视频平台,入行几乎零门槛的吃播吸引这不少人前来分一杯羹。

  作为舶来品,吃播起初是主播一边直播吃饭一边与粉丝聊天互动,后期又发展出吃播ASMR,即主播专心吃饭,观众通过听咀嚼食物的声音解压,比如咬下炸鸡酥脆外皮的声音,又或者咀嚼年糕等软糯食品的糯唧唧的声音。

  这会儿的吃播主打“陪伴”“治愈”。很多大胃王主播就是在此时出圈,比如韩国的奔驰小哥、日本的木下佑香、国内的密子君等。

  吃播博主们主要靠着粉丝打赏、平台奖励或者打广告获取收益。互联网曾流传一份2020年韩国吃播博主单月收入榜单,DONA月收入高达1659w位居榜首。

  2016年,密子君凭借一条“16分钟吃完10桶火鸡面”的视频火遍全网,并迅速成为国内头部吃播主播。密子君后来成立MCN机构成都瘾食文化,签下朵一、余多多等吃播博主。2018年出走又成立成都榆木白羊文化公司。

  在吃播乱象频发被央视点名后,吃播博主纷纷转型为美食博主,他们的变现方式又多一种:探店测评。

  店铺为吸引客流会邀请美食博主来店内就餐,探店视频发布的时候博主只需要加一个商家定位,便可以为线下店铺导流,而博主视频中也会给出就餐反馈,粉丝会更直观的了解店铺特色,可谓一举两得。

  进入视频带货时代,带货已经成为每个博主的必经路,开直播、小黄车、开橱窗也不再是稀罕事儿。

  不同粉丝量的博主们发布的带货视频都明码标价,带货数据也清晰透明。头部主播单条视频最低报价已经高过很多城市白领收入。

  曾走过大胃王人设的小贝饿了,如今转型成美食带货主播,在抖音坐拥1717.6w粉丝,她单条视频最低报价为16.8w,近一个月发布15条带货视频,月入252w。其直播数据也十分可观,近30日直播带货6306w,直逼一家企业的年销售额。

  年初和老东家难堪“分手”的浪胃仙,建新号“真的浪胃仙”不到一年已收获354w粉丝,单条带货视频最低报价为5w。

  东北博主@我叫管洋洋入驻抖音不到一年,靠拍摄农村日常和直爽泼辣的性格收获66w粉丝,其单条20s的带货视频的报价为1.5w。8月发布两条带货视频,按最低报价来算已有3w收入,已经高过不少城市白领。

  在一份《2021年度网络主播年度净收入百强榜》上,快手平台的头部美食主播“爱美食的猫妹妹”以年收入7380万位列27。

  低投入,高回报吸引着更多人来分这块蛋糕,但是蛋糕再大也是有限的。短视频时代流量即王,随着平台的发展进入瓶颈期,在行业逐渐饱和、头部博主占据大部分蛋糕的前提下,如何在有限流量里尽可能多的吸引眼球,对于小博主们来说才是重点。

  一位腰部吃播博主在接受《豹变》的采访时坦言,随着吃播博主的增多,普通探店视频、吃日常食材已经难以获取流量。

  没有名气就没有邀约,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或许这才是吃播小博主们剑走偏锋不断以猎奇食材、重口味食材为主题拍摄视频,借此刺激观众感官、挑战人类极限快速获取流量的原因。

  不能否认现实生活中的确会有人食量偏大,但当顿顿能吃下多人份食物的主播依旧保持纤细的身材时,还是引起不少质疑。

  随后就有人扒出,一些吃播博主们经常利用假吃、催吐等方式来“瞒天过海”。即在拍摄时把食物咀嚼后吐出再通过剪辑拼接,或者干脆在暴食后将食物吐出。

  还有催吐人群自称“兔子”组建“催吐吧”,上万人在这里讨论如何在暴食后催吐、分享催吐经验,甚至售卖催吐管、催吐药。

  浪费食物不说,长期催吐、暴饮暴食的不良习惯容易使人患上不同程度的疾病,对身体带来不可逆的危害,可以说百害而无一利。

  2020年8月,央视新闻曾做专题报道批评“大胃王吃播”哗众取宠、误导消费、浪费严重。

  随后各大视频平台也纷纷下架大胃王吃播,当在搜索栏输入“吃播”二字,则会弹出“珍惜粮食,合理饮食”的提示。

  在此环境下吃播博主们也开始转型成美食博主、探店博主。但对于那些以量取胜的大胃王博主来说,无非就是换了一个title而已。

  2020年,沈阳的探店博主泡泡龙凭借一句“香啊,造啊,吃完吐泡泡”,和“给老板上一课”的口头禅在全网收获千万粉丝。

  他经常和一位体型与他差不多的伙伴去不同的饭店吃喝,巨大的食量和老板尴尬的脸色是他视频中的经典瞬间。

  长期的暴饮暴食让他本就超重的体重迅速飙升,一度重达320斤连体重秤都罢工,最终酿成悲剧。

  2020年一位名叫“阿壮哥美食”的海南美食博主发布了一条吃凤尾螺的视频,并配文“一千多的顶级凤尾螺,随便搞一个来下酒吃,吃一口就上瘾了”.

  视频发出后有博主指出凤尾螺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比较尴尬的是当时因为疫情导致保护动物名录延期发布,博主无奈吃个哑巴亏。

  一回生二回熟,第二年阿壮哥为了流量又吃一次,这一次他喜提警方关注。直到今年1月才恢复更新。

  而关于网红“提子”,7月31日,四川南充警方发布消息称,经鉴定,网红“提子”视频中的鲨鱼确是噬人鲨(也称大白鲨),相关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8月1日,四川南充市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回应称,网红“提子”从网上购买“大白鲨”,来源为福建沿海地区,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事情发生后,警方去她家搜出了还有一些鲨鱼肉和骨头,目前正联系国家认证的司法鉴定机构,检测大白鲨到底是幼体还是成体。”

  该负责人还介绍道,根据农业农村部令〔2019〕5号:《水生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价值评估办法》,噬人鲨基准价值为20000元,“鲨鱼的大小等因素,都涉及最终的案件结果。”

  民以食为天,美食本该是生活中的一大乐趣之一,但是对于博主来说却成为获取流量、追名逐利的方式之一,甚至为了流量付出生命、自由等代价。

  随着短视频平台对吃播行业的监管力度加强,一部手机一张嘴就能走红的时代已经结束。

  回顾曾经靠着“吃”走红的大胃王们已经开启新的赛道:日本的木下佑香尝试以演员身份,韩国的奔驰小哥转型健身博主,国内早期的博主们也已成为带货主播。